与图书工罗翁

艾性夫[宋]

木天荒寒风雨黑,夜气无人验东壁。
天球大玉生土花,虞歌鲁颂谁能刻。
翁持铁笔不得用,小试印材蒸栗色。
我今白首正逃名,运与黄杨俱受厄。
藏锋少竢时或至,精艺终为人爱惜。
固不必附名党锢碑,亦不必寄姓麻姑石。
江湖诗板待翁来,传与鷄林读书客。

岱山中学诗词网